您的位置:首页>方法介绍>指数编制

指数编制

宏观经济景气动向分析方法,是在既有的统计指标基础之上,筛选出具有代表性的指标,建立一个经济监测指标体系,并以此建立各种指数或模型来描述宏观经济的运行状况和预测未来走势。由于这套指标的描述和预测功能,我们也称该指标体系为宏观经济的"晴雨表"或"报警器"。但它之所以能象"晴雨表"或"报警器"那样发挥监测和预警的作用,第一是因为经济本身在客观上存在着周期波动;第二是因为在经济波动过程中,经济运行中的一些问题可以通过一些指标率先暴露或反映出来。利用景气指数进行分析,就是用经济变量之间的时差关系指示景气动向。首先是确定时差关系的参照系,即基准循环,编制景气循环年表;其次,根据基准循环选择超前、同步、滞后指标;最后编制扩散指数和合成指数来描述总体经济运行状况、预测转折点。

经济波动的复苏、扩张、收缩和萧条都不是在某一个月发生的,而是通过许多经济变量在不同的经济过程中的不断演化而逐渐展开的。我们可以根据不同的经济变量参予经济波动各个阶段的先后顺序来确定基准点,最后再根据专家建议来确定各阶段特别是峰和谷的转折点日期。峰和谷的转折点日期就构成了景气循环年表。所以,景气监测的第一步工作就是编制景气循环年表。根据景气循环年表,我们就可以把一系列监测指标划分为先行、一致、滞后指标。一致指标,也叫同步指标。这些指标峰与谷出现的时间与总体经济运行峰与谷出现的时间一致,可以综合地描述总体经济所处状态。如工业总产值,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等。先行指标,也叫领先指标。利用这些指标可以事先预测总体经济运行的峰和谷。如机械产品订货、股票指数、广义货币M2(美国)等。滞后指标是对总体经济运行中已经出现的峰和谷的一种确认。如利息率、库存等。对这些指标进行逆转,也可以得到很好的超前指标。这些超前、一致、滞后指标,共同构成了景气指标体系。

经济的周期波动是通过一系列经济变量的活动来传递和扩散的。任何一个经济变量本身的波动都不足以代表宏观经济的整体波动,要反映宏观经济整体波动过程必须综合考虑各个变量的波动,景气指数的编制为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有效的工具。一方面,它能如实刻画现实经济波动的轨迹,反映当前宏观经济波动所处的位置;另外还能够预测未来经济波动的峰谷。根据编制方法的不同,分为扩散指数(DI)和合成指数(CI)。

编制景气指数的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预测经济周期波动的转折点,如果超前指数走出谷底,出现回升,预示着同步指数在若干个月后也会回升,也就是总体经济将出现复苏,而滞后指标则是对同步指数的确认,也就是再过几个月以后滞后指标也会出现回升。

国外编制景气动向指数一般都采用合成指数的方法,其主要差别是在于景气循环分析方法的不同,景气循环分析方法有三种:

  • 古典循环法,主要是观察经济时间序列绝对量本身的波动,一般观察时间序列的长期趋势及循环要素(TC)的波动。
  • 增长循环波动也称离差循环方法,一般观察经济时间序列相对量的波动,将时间序列的长期趋势T和循环要素C分离,把循环要素C的变动看作是景气变动,即增长周期波动是循环要素C的波动。
  • 增长率循环,观察经济时间序列的增长率(与上年同月或同季比的变化率),分析其波动的规律性;同前两种方法一样,也要对时间序列进行季节调整,对增长率序列的长期趋势及循环要素(TC)的波动进行分析。

目前世界上这三种方法都分别由不同的国家或组织采用,如美国还是应用古典循环方法,OECD采用增长循环方法,另外日本及大部分发展中或经济起飞中的国家都采用增长率循环方法。

我国景气动向指数编制流程

我国景气动向指数编制中的主要问题

从80年代以来,我国一直在研究建立领先、同步和滞后指标体系,并在此基础上试算先行指数,以期更好地把握国民经济的运行态势,但是20多年过去了,虽然我们对中国现有的统计数据进行过大量的分析,对于景气分析的理论做过深入的研究,有一些机构建立起了我国的景气动向指数指标体系。但是,以往先行指数和一致指数的编制结果并不能令人满意。分析其主要原因:

首先最重要的原因是对一致指数的范围认识不深刻而导致的基准循环错误。通常情况下,绝大部分学者和专家都将GDP指数的波动周期当作经济周期或者是划分经济周期的唯一依据。这是错误的,以支出法的GDP为例,资本形成总额包括固定资本形成和存货,我国经济90年代末期的一段时期内,宏观经济增长速度较高,但企业的效益和居民收入没有上去,因为相当一部分产出变成存货投资了,企业的利润肯定不会太好,就业形势和居民收入也肯定大受影响。因此不能将GDP作为衡量经济周期的唯一指标。另外,分配法的GDP包括生产税净额、企业盈余、劳动者报酬和折旧,同理财政收入(或者税收)、企业利润及居民可支配收入基本上是分配法GDP的组成部分,因此它们都应与宏观经济波动基本一致,而不能将其中任何一部分当作先行或滞后指标。

根据经济学的一般原理,宏观经济调控的主要目标是经济增长、充分就业、收支平衡、物价稳定。那么一致指数应该包括以上各个方面的内容,具体到统计指标应该包括:总产出(GDP)、工业生产、就业、居民收入、企业利润等。而有的机构将支出法GDP范畴的固定资产投资、消费品零售额、对外贸易额等作为领先指标,肯定会得出错误的结论。这肯定是由于基准循环错误而导致的结果。

其次,西方先行指标体系并不完全对我国适用。我国市场经济建立的时间不久,对经济规律的认识主要借鉴了西方国家经济理论。但是由于我们国家的经济体系与西方国家的经济体系有所差别,而且我国的市场机制还不完善,因此,在西方国家先行指标在我国不一定适用。 例如一个在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是领先指标的制造企业毛利率,在我国则是完全同步的指标。这可能是我国的市场经济程度所决定的,因为我们得到的制造业数据终究是以国有企业为主统计的。

其三,数据基础不具备造成了构建一致指数的困难。由于我国的统计体系还不完善,因此统计的范围还不够广泛,统计数据的时间长度也较短。GDP是研究经济波动基准循环的一个重要指标,但是,在我国的统计数据中,GDP缺少月度核算资料,而且季度GDP核算是从1994年开始的,数据长度不够。为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从GDP核算支出法的角度出发,构建了包括投资、消费品零售、进出口在内的一致合成指数来反映GDP的变动情况。另外缺少全行业的月度就业统计资料。就业情况是构建一致指数的一个重要方面,就业数据的缺失为构建一致指数造成了很大困难,使得所构建的一致指数缺少了就业方面的信息。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可以采用一些和就业相关程度比较高的指标来代替反映就业变动的情况。比如,居民收入、企业利润等收入指标。

其四是对滞后指标认识错误,将一些滞后指标不经过逆转直接当作领先指标来应用。如属于滞后政策变量的财政支出、各项贷款。

最后是对预警评分灯号的科学性和实用性认识不深,导致认为预警评分灯号过时的错误。预警灯号作为景气动向指数的组成部分,对于处于起飞阶段的中国经济,能够弥补一致指数不能直观描述经济运行现状所处状态的不足,能准确地判断当前经济究竟处于"过热"、"偏热"、"正常(稳定)"、"偏冷"或"过冷"五种状态的哪一个区域,仍然具有很好的现实意义。其难点主要是指标的选择及临界值的确定,检验标准是预警评分灯号的走势应与一致指数的走势完全一致。预警灯号还具有以考虑统计指标的经济意义为主,而不像一致指数的构成指标必须与基准循环一致,这样可以把宏观经济调控的主要目标完全考虑进来,组成一个全面、系统的预警评分体系。

我国景气动向指标组

先行指标 一致指标 滞后指标

先行6指标合成指数

沪市A股成交额

产品销售率

货币供应M2

固定资产新开工项目数

物流指数

其中:全社会货运量

全社会货运周转量

沿海港口货物吞吐量

商品房新开工面积

消费者预期指数

工业企业产成品资金(逆转)

工业生产指数

工业从业人员数

社会收入指数

其中:财政税收

工业企业利润

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

社会需求指数

其中: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海关进出口总额

财政支出(不含债务)

工商业贷款

城乡居民储蓄余额

居民消费价格指数

工业企业产成品资金

 

预警指标状态区域划分和临界点确定

(一)、预警指标状态区域划分

预警指标状态区域划分就是事先将宏观经波动状况分为几个判断区间。临界点就是判断各监测指标和综合景气状态的数量标准。状态区域的划分和临界点的确定是决定预警系统科学性强弱的一个重要因素。

1、区域划分:根据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运行的轨迹,我们将判断区域分为"过热"、"偏热"、"正常"、"偏冷"和"过冷"五个域,分别以"红灯"、"黄灯"、"绿灯"、"浅蓝灯"、"蓝灯"表示。"绿灯"区居中,代表常态区或稳定区。

2、单个指标临界点的确定:单个指标临界点的确定在编制预警信号系统中起着很关键的作用,而且是件很复杂、很细致的工作。在确定单个指标临界点的时候,必须遵循以下两个原则:第一,要根据每个指标的历史数据的实际落点,确定出指标波动的中心线,并以此作为该指标正常区域的中心;然后根据指标出现在不同区域的概率要求,求出基础临界点,即数学意义上的临界点。第二,在数据长度过短或是经济长期处于不正常状态的时候,必须通过经济理论和经验判断,对该指标剔除异常值,重新确定中心线并对基础临界点进行调整。

A.根据状态区域的概率,确定临界点。我们确定状态区域的概率主要出于以下考虑:首先,"绿灯"区居中原则。"绿灯"区属常态区域,其落点概率应在40%-60%之间。我们选定50% 。其次,"红灯"区和"蓝灯"区属于极端区,经济含义为"过热"和"过冷",概率一般定为10%左右。我们定"红灯"区和"蓝灯"区的区域落点概率各为10%。最后,"黄灯"区和"浅蓝灯"区为相对稳定区,即为可控区域,表示经济的"偏热"和"偏冷",落点概率应比极端区为大,我们确定这个区域的落点概率分别为15%。

B.根据对经济形势的判断,剔除异常值并调整该指标的中心线值和基础临界点,然后求出修改后临界点所划分的区域落点概率,确认符合经济运行的态势后,确定为最终临界点。在这里必须注意的是,在确定基准指标以外的其他指标临界点的时候,其他指标临界点的确定一定要与基准指标挂钩。如不变价类指标的临界点应大体与基准指标同步(至少变化幅度是同步),而现价类指标的临界点应在基准指标的基础上,再加上通货膨胀的变化因素。此外,还必须要根据经济理论和实践来确定。

(二)、预警指数临界值的确定

  • 绿灯区中心线为N×3 (N为指标个数);
  • 绿灯、浅蓝灯的界限为N×(3+2)/2 (各有一半指标分别处于绿灯和浅蓝灯);
  • 绿灯、黄灯的界限为N×(3+4)/2 (各有一半指标分别处于绿灯和黄灯);
  • 浅蓝灯、蓝灯的界限为(N×2)-1 (所有指标处于浅蓝灯,当任一指标落入蓝灯区时);
  • 黄灯、红灯的界限为(N×4)+1 (所有指标处于黄灯,当任一指标上至红灯区时)。

预警灯号系统各指标及预警指数临界值

  过热≥   >趋热>   ≥稳定≥   >偏低>   ≥过冷
工业生产指数 过热 18.30 趋热 16.73 稳定 10.30 趋冷 9.00 过冷
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 过热 43.00 趋热 30.55 稳定 15.50 趋冷 11.00 过冷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过热 27.50 趋热 17.00 稳定 10.05 趋冷 3.10 过冷
外贸进出口总额 过热 34.00 趋热 25.00 稳定 12.50 趋冷 4.00 过冷
财政收入 过热 28.00 趋热 24.00 稳定 13.50 趋冷 5.10 过冷
工业企业利润总额 过热 206.50 趋热 44.00 稳定 2.70 趋冷 -11.10 过冷
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 过热 17.00 趋热 13.50 稳定 8.30 趋冷 4.80 过冷
金融机构各项贷款 过热 24.00 趋热 21.50 稳定 13.00 趋冷 11.20 过冷
货币供应M2 过热 30.00 趋热 22.50 稳定 15.20 趋冷 14.00 过冷
居民消费价格指数 过热 112.50 趋热 106.00 稳定 100.43 趋冷 99.30 过冷
预警指数 过热 113.60 趋热 116.66 稳定 83.30 趋冷 63.33 过冷

(三)、检验预警灯号科学合理性的标准

用一致指数与预警评分灯号的曲线走势及峰谷对应情况来检验。由于一致指数的构成指标必须是同步指标,而预警灯号主要考虑各项指标所代表的经济意义以及综合评分对整体经济的代表性(可以且必须引用部分非同步指标),而且这两项指数的计算方法完全不一样,但他们都是同时反映经济运行现状的综合指数,只不过评分系统更直观地描述了经济现状的程度,而不仅仅是趋势,为消除由于时滞差别所带来的相互抵消,可以通过各指标的临界点的确定来解决。因此预警灯号综合评分与一致指数的走势必须完全一致。